莫里过失杀人案再审 并公布了杰克逊遗照

北京时间9月27日21点,洛杉矶当地时间9月27日8点,迈克尔-杰克逊私人医生康拉德-莫里被控过失杀人一案再次于美国洛杉矶高等法院开庭审理。庭审中,检察官首次播放了由莫里录制的杰克逊生前最后录音,录音中杰克逊含糊的语调被检察官指是莫里“严重失职”的证据。此外,检察官还公布了杰克逊的遗体照。杰克逊的家人,包括父亲乔-杰克逊、母亲凯瑟琳、哥哥杰梅因、姐姐拉托娅、妹妹珍妮早早在法庭内就座。杰克逊数百名粉丝聚集在法院外,高喊莫里是“谋杀犯”。莫里握着他母亲的手出庭,表示不认罪。

首席检察官:杰克逊错误信任莫里致自己丧生

开庭陈词部分,首席检察官指杰克逊“错误地信任了莫里”,导致自己丧生:“证据显示,杰克逊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莫里。这一错误的信任使他付出了生命代价。”并指出:“证据表明,莫里多次严重失职,多次未向杰克逊提供适当护理。在通常情况下,莫里应当立即拨打911求助电话,但是我们都清楚莫里并没有这么做。”莫里在发现杰克逊失去意识后,没有立即让任何医生拨打911电话通知警方,期间拖延了24分钟;而且莫里在给杰克逊注射麻醉剂异丙酚(propofol)后,并没有合适仪器设备来监控用药后的情况,也没有向其他医生告知他给杰克逊的用药情况。

因此,首席检察官告诉此案陪审团,称私人医生莫里的所作所为等同于“放弃医疗(medical abandonment)”。检察官称,杰克逊与莫里之间的关系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而不是病人与医生的关系:“莫里没有给杰克逊应有的治疗,他抛弃了杰克逊。”据检察官的证词陈述,莫里原本向杰克逊要求每年高达5百万的收入,但是最终接受了杰克逊每个月15万美元的报酬。不过据说他与杰克逊之间的工作合同从未被签署,而他也未从这份工作中得到任何收入。

庭审中,检察官播放了一段由莫里录制的杰克逊生前最后录音,他用缓慢的声音谈论着自己当时将要举办的音乐会,并仍想着用演出所得建立儿童医院。录音中杰克逊含糊的语调被检察官指是因为莫里为他注射异丙酚(propofol)所导致,被作为莫里“严重失职”的证据。此外,检察官还公布了杰克逊的遗体照。这张照片记录了杰克逊在洛杉矶的医院中去世时的场景,而旁边则摆放着天王在此前一天排练时所穿的服装与帽子。

检察官向法官陈述道莫里欺骗了当时的急救医生,并隐瞒了他将异丙酚作为催眠药给杰克逊服用的状况。并且反复强调了莫里在杰克逊身处昏迷状态下后并不在场。莫里自始至终都没有拨打911急救电话,而是在杰克逊身边等待了20多分钟后,让杰克逊身边的一位保镖拨通了最后的急救电话。

莫里辩护律师反指杰克逊:他该为自己的死负责

莫里的辩护律师爱德华-契尔诺夫在开庭陈词中则表示,杰克逊本人应该为自己的死负责,暗示是杰克逊本人给自己注射或喝下了致命剂量麻醉剂。契尔诺夫称:“他走得太快,都来不及闭上眼睛。”并指杰克逊在停止使用止痛药哌替啶(demerol)后出现难以入眠的副作用,随后杰克逊请求莫里给他麻醉药(即propofol,律师称其唯一作用就是帮助睡眠),杰克逊告诉莫里:“如果我无法入睡,那我就不能完成音乐会的彩排了。”契尔诺夫表示杰克逊吞下了数量众多的药丸,而药量足以导致六个人的死亡。

切尔诺夫向法官表示他们的指责并非是断定莫里是否是一位优秀的医生。他表示莫里与杰克逊之间其实是非常好的朋友,而莫里则试图帮助杰克逊摆脱异丙酚(propofol)。但是杰克逊在去世之前服用了过量的异丙酚从而导致最终身亡。在契尔诺夫陈词的同时,莫里的情绪终于出现波动,眼中含有泪花,时不时擦拭眼角。

而针对检察官指莫里给杰克逊注射的麻醉剂异丙酚导致其死亡的是说法,契尔诺夫则认为,没有证据证明杰克逊是在莫里给他注射异丙酚时死亡的,他的死亡发生在在莫里停止使用异丙酚之后,因为“杰克逊给自己用的药太多了”。但此前,也有法律专家称,指责病人应当为死亡负责是过量服药导致死亡案件的通常辩护方法。

莫里医生的“过失杀人案”审判将于当地时间晚些时候继续开庭,而接着所传唤的证人将是杰克逊的好友,同时也是他的私人摄影师肯尼-奥特加(Kenny Ortega)。

今日热点

频道热点

小编推荐